推广 热搜:

特困户就她这样,都没个腰带,就差用麻绳保住大姑娘家的小蛮腰了

   日期:2020-06-29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毕月一句别急,袁莉莎急了,这人高烧烧成神经病了吧?平时大气不敢出,现在敢和她这样说话?而毕月已经懒得搭理这些,直接翻出
  毕月一句“别急”,袁莉莎急了,这人高烧烧成神经病了吧?平时大气不敢出,现在敢和她这样说话?

    而毕月已经懒得搭理这些,直接翻出家教地址,在袁莉莎“你什么意思”的叫嚣声中,头都没抬,话更是懒得说,该忙忙自己的。

    一宿没睡,高烧过后浑身发虚,脑袋混浆浆,满肚子里只有一茶缸子小米粥,连点儿荤油都没有,她哪有那个心思打嘴仗?

    再说了,初来乍到,做人要厚道!

    毕月先是把她仅有的家当一块钱揣到裤兜里,又翻出了一根黑色棉布绳子,当着其余有些惊呆她反应的七人面前,解裤子、换裤绳。

    瞅瞅,特困户就她这样,都没个腰带,就差用麻绳保住大姑娘家的小蛮腰了!

    真惨!

    宿舍里的七个人,就是平时镇定内向的梁笑笑都小粉唇半张,她们一齐看向门、看向那道被毕月真惨情绪上头而摔得有些晃荡的宿舍门。

    她们心里共同犯起了嘀咕:

    这还是那个跟她们生活两年,游魂、胆小、能不说话即不开口、只认苦学的毕月吗?

    ……

    卫生纸是玫粉色的,粗糙又皱巴巴,生理期得用这玩意儿叠出卫生巾的形状,这不是重要的,重要的是……

    卫生纸也没剩多点儿了!

    毕月坐在校园的花坛边儿上,一只小手捏紧裤兜里那一块钱。

    就在毕月两道秀眉拧起、苦闷到恨不得仰天长啸唱千年等一回,劝自己要无悔,可实际情况是西湖的水、是她穿越的泪……

    她惊讶地看着从不远处就开始制造噪音的某个小男人。

    正往她这方向走来一位梳着三七偏分,抹着头油,露出自认为很有魅力实际很傻表情的满脸青春痘男生。

    那男生犹如后世民工坐公交放手机铃声般,正拎着半导体、满脸自豪的经过。

    “你到我身边,带着微笑,带来了我的烦恼;

    我的心中,早已有个她,哦……她比你先到;

    爱要真诚,不能分享,噢……对你说声抱歉!”

    毕月的眼睛随着半导体转移着,她在心里开始换算八十年代的消费能力,她羡慕极了,这哪来的败家孩子?真有钱!

    “啊!要挣钱!”

    毕月在大太阳下,毅然伸了个懒腰,握拳,给颓废的自己鼓劲。

    糟心事儿太多,不过没什么,等她练护体神功!

    至于眼么前儿,先搞定家教这事儿,多买点儿卫生纸!

    ……

    毕月装作认真听课的样子,实际上是在涂涂画画,干啥呢?制作脱贫致富计划书。

    同一时间,京都大军区刚晋升少将的叶伯煊,路过作战参谋大办公室的门外,都已经走过了,他又转身折回,紧皱着两道剑眉,站在小窗口处看着里面的情况。

    一身笔挺军装的叶伯煊,眯着眼睛就那么看着,看着其中一位手下参谋懒散地捶捶腰,另一位参谋扔了手中的铅笔,在这个午后爱犯困的时间段打了个出声的哈欠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